臺灣觀光的2018 

引言 :  

2017,臺灣觀光產業持續面對政治紛擾、  

景氣衝擊、科技海嘯、投機業者及有色媒體等  

眾多因素干擾,產業發展差強人意..  

 

2018,臺灣觀光將以何種面貌呈現 ?  

本期論壇將從景氣趨勢、市場發展及產業政策  

等面向,為您預測臺灣觀光的成績單..  

aam (116)  

 (記者吳明駿、孫于茜、楊雅琪採訪整理/攝影洪昭明先生)  

 

論述統整(按姓氏排列) 

觀光新南向缺乏細部規劃 2018仍是業者單打獨鬥 

(吳清順/葛洛莉旅館集團董事長) 

 

2017數量營收多成長 業者對2018觀光發展具信心 

(李世珍/商業發展研究院經營模式創新研究所副所長) 

 

強者恆強並淘汰投機業者 2018旅宿業成績不會更差 

(徐慶昌/前中國神旺酒店集團總經理) 

 

台北思維看臺灣 +選舉年干擾 2018臺灣觀光翻轉難 

(張積光/墾丁福華飯店總經理) 

 

2018從體驗舌尖的幸福滋味 延伸到指尖的網路暢遊 

(許玉音/彰化鹿港雙語金牌導遊) 

 

2018旅行社進寒冬旅宿業競爭加劇 智慧旅館成主流 

(陳俊安/前台南市觀光旅遊局長) 

 

2018觀光政策關鍵 在國際招商海外行銷及彈性免簽 

(黃宗成/國立中興大學創新產業暨國際學院院長) 

 

2018觀光發展關鍵 在行銷突破趨勢掌握及提升人才 

(劉喜臨/國立高雄餐旅大學副校長)  

 

 

論述全文(按姓氏排列)

吳清順/葛洛莉旅館集團董事長

以外在的因素來考量,臺灣基本上是個非常奇妙的國度,它很容易因周遭訊息和紛擾,而影響原本應有的市場脈動,且影響層面也很深。追根究底就是臺灣的法令和行政體系,因政黨的關係沒有辦法中立,造成許多產業因政黨輪替而無所適從。 

歷來的台灣觀光協會會長都是卸任的觀光局長,正常在..一官一民的情況下,有很多政策推動理應很順暢,卻因為臺灣無法做到行政中立,而常有多頭馬車情形,也使得政府無法綜觀大局面;民間業者也很難推。比方推動新南向,我們只是講出來,但細部規劃卻沒做,完全要業者單打獨鬥,開發越南、泰國、馬來西亞、新加坡、印尼。

 

此外,一國觀光政策不能僅偏頗一線城市,臺南現在已是直轄市,資源的運用理應不輸臺北、臺中和高雄,但對於外國人而言,臺南仍是二線城市。早期曾經來臺打工的東南亞人士,來臺灣會到屏東、桃園觀光嗎?他們一定是先跑到臺北。

 

回到外在因素,早在1982-1983年中共開放後,全球唯一拿到好處的是香港,他們那時就在開放觀光一條龍,為何臺灣人開放大陸觀光到現在都沒賺到錢,因為操作一條龍的都是大陸人,沒有一條臺灣龍,因為他們已經累積30年經驗,而這些臺灣政府都知道,但他們不願意去做,因為他們認為只要政績就好了,在這過程中,民間業者就成了受害者。這段時間因沒陸客使市場萎縮,連天價滷味都能引起軒然大波,臺灣可說是CNN常客,也是我剛剛說的,臺灣是很奇妙的國度。

 

日本不管經過多少次的泡沫經濟,他們的經濟發展軌跡仍一如往常的成熟,因為他們的教育教他們「誠實、穩紮穩打」;而臺灣人有個不好的地方就是好高騖遠,許多臺灣賣茶、賣蜂蜜的業者常說「對岸有多少人,他們只要來我這裡吃一次就好」其實不能抱著這樣的心態,做生意尤其是旅遊業,回流客才是真正市場。

 

而對內的部分,2018是重整品質、活化自己的最好階段,在這個階段將好體質留下,汰弱留強,一個好的團隊應做好品質,才是迎接戰場最好的方式。目前臺灣連自己島內民眾都無法好好服務,遑論要服務其他國際旅客。現在的旅遊市場已經邁入國際電商時代,OTA技術已佔大部分市場,大家也一直往電商的方向努力中,因此,如果業者沒有活化進步、調整品質,當電商進來後,反饋會比以往更快速,尤其現在年輕人,不論到哪一定會先看評論。就像我和家人到日本玩要找吃的,我的小孩馬上上網找了十家,評論也都立即顯示。

 

而我也反思自己飯店的服務,是否一個小細節不注意,就會造成不一樣的評論。因此,如何導引自己的人員能達到更彈性化服務品質非常重要。提高同事向心力也很重要,目前這產業競爭性很強,這是不爭的事實,很多中高階主管仍在這個行業打轉,但若有個適合這行業,也願意在此行業努力的人留下,便能成為此行業裡的佼佼者。

 

臺南是觀光大過商務的城市,我們應善用它既有的歷史資源及文化背景,我們也冀望政府聽到民間的聲音,能改進相關法規,並積極推動,因許多業者礙於法規,包括一些投資案或新的旅遊方案都沒辦法推動,例如國際耳熟能詳的Uber,以業者角度認為與其禁止不如開放,有遊客也問禁止Uber,但為何仍有許多白牌車在跑,既然禁不了,與其讓Uber地下化,不如讓它合法化又有稅收,何樂而不為?

 

我認為,政府應積極,而非總是思考如何連任,雖然我們這個世代也管不了下個世代,但仍希望臺灣往後能做到行政中立,如此,臺灣才能再往前跨一步。2018又是選舉年,不管輪替與否,希望政策面趨於正常化,有錢大家賺,而非可看到錢卻賺不到的乾瞪眼!

 

 

李世珍/商業發展研究院經營模式創新研究所副所長

近五年臺灣整體環境,觀光旅館、一般旅館、民宿、旅行社、遊樂園及主題遊樂園在家數,除遊樂園及主題遊樂園家數減少外(-1.3%),其餘都有成長,近5年的平均成長幅度為1.1%到18.9% 。在營收面,除旅行業營收為負成長外(-3.4%) ,其餘成長為0.4%到23.8% 。然而在平均營收方面,106年的整體推估數,平均每家營收相對105年多為負成長。故從數據分析,顯示出二種現況,其一是臺灣業者對觀光產業發展仍保有一絲信心,其二是這一絲信心,並不能反映出真實的情況,恐怕來自於觀光最佳時機所遞延下來的結果。

 圖1  

 

圖2   

  

此外,從「來臺旅客人數分析」,自2015年以來,來臺旅客人次突破千萬人次,從2015年達到陸客來臺最高人次418萬後逐年下降,2017年底大約剩下280萬人次,取而代之且創下歷年來臺人次最高的有港澳、南韓、泰國、日本、馬來西亞、新加坡、印尼、美國、加拿大…等。即便如此,2017年,整體觀光產業仍然強烈感受到不景氣的威脅,其中,以旅館業的住用率來說,從2014年的72%,到2017年9月平均降到63%,平均房價的部分有微幅提升。

 

自從陸客團人數愈來愈少後,取而代之的是自由行或散客人數的增加,可見,臺灣擁有的觀光資源,並不見比得國外差,而從過去的教訓來看,觀光產業需要共同面對與解決的,除吸引外國旅客來臺觀光外,更應虛心檢討、記起教訓,別再捨本逐末、飲酖止渴,如追逐毫無意義的數字遊戲、對觀光資源的總量管制、避免惡性競爭陷入僵局…等。進而,把握臺灣觀光發展中做得好的部分,如保存良好的文化特色、濃厚的人情味、各地方的地景特色、及高值化的美食饗宴。

 

展望2018年,政府應立即扮演整合中央與地方觀光資源的角色,結合各部會與發展觀光的重要資源,包括內政、經濟、文化、觀光、農業與醫療等,並利用數位科技、網實通路為基礎,將臺灣觀光的意向傳達出去,發展的觀光主軸上,如2018海灣旅遊年,立意雖好,但仍應有明確的目標客群與節慶設計,並站在旅客的角色來思考,提供國外旅客來臺想要的產品或服務,方能擺脫教訓,重新揮舞臺灣觀光發展的大旗,讓觀光與民生服務業重新站起來。

 

 

徐慶昌/前中國神旺酒店集團總經理

在預估2018年市場前,我們應先回顧2017年,2017臺灣旅遊市場最大影響是政黨輪替後,中國大陸與臺灣關係影響到臺灣觀光,而蔡政府的新對策就是南進,以政府的資料來看,東南亞來臺數目有成長,許多媒體報導其實不準確,因其中有很多是東南亞外勞,而真正觀光數其實沒那麼樂觀。我認為2018不能寄太大希望在東南亞市場。第二在2016政黨輪替,此前因為開放,使臺灣的大陸市場有很大成長,但此階段是不正常成長,一下湧入太多導致政府無法管制,有很多投機客進入投資旅館、炒短線,整體旅館經營也有不正常經營方式出現。政黨輪替後,2017年後果出現了。2017下半年,臺灣很多陸客量大時開設的中小型旅館經營不下去,原因之一是陸客衰退市場消失;第二則是當初陸客多的時候,被專營陸客的旅行社掐著脖子,包括中間商及對岸包商,這些旅館沒利用生意好時漲價,反而將價錢降低,賺的是那些中間商,也導致現在陸客退潮這些飯店就面臨危機。

 

以2018年來看,既有的旅館市場分散、累積基本客戶,服務也維持在一定水準,這些旅館少了炒短線旅館後,他們的量還會往上;但陸客量多時開的旅館還無法消化完,會倒的還是會倒,面對這現象媒體都會說,因臺灣景氣不好,許多旅館要拋售。事實上仔細評估內部因素,不應隨便論斷市場。整體而言,過去投機炒短線的旅館,將會逐漸退出;而正規經營的旅館會越來越好,主要仍應做出客層區分維持品質,才能累積基本客源。

 

目前政府觀光政策領導者,並沒有適人適任,台灣觀光協會會長葉女士雖擔任過交通部長,但觀光局僅是交通部裡的小部門,當時與業者沒有深刻感情;而之前賴瑟珍局長則一路從觀光局秘書到觀光協會會長,與業者有深厚革命情感,影響力也大。目前業者對觀光局或協會並不是很有信心,且政府並非僅有一個觀光協會等組織,易有雙頭馬車感覺,並非很好的狀況,我認為,公部門目前凝聚力似乎逐漸渙散,變成業者得單打獨鬥。

 

目前旅館申請星級旅館評鑑,評鑑單位為觀光局委託法人處理,但地方與政府評鑑標準不一,很多旅館認為只要在地方政府申請就好,觀光局星級評鑑的申請無必要性,他們會認為申請評鑑需要花很多費用,也質疑評鑑對自身的實質幫助。我認為中央要有一定的號召力和一定作為,以前觀光局會整合臺灣所有星級國際觀光旅館,一起到海外行銷;而地方僅有一般旅館和觀光旅館,中央、地方各有一定標準,應將等級界定清楚。未來我們應和世界接軌,按照國際標準,如此國外組團社也能有一定依據,免得觀光客產生混淆。臺灣資源應重新做整合,亂了之後就很難做推廣。

 

我認為2018年,好的會越來越好;而壞的、沒有按照正常旅館經營則將被淘汰,但整體應該不會更差。舉墾丁泊逸酒店為例,為何會產生經營危機,是因他們在景氣好的時候,以便宜的價格讓中間商承包,如此雖可維持住房率,但賺不了什麼錢;現在市場退潮,中間商跑掉,就因平常沒經營、沒掌握市場,導致現在問題產生。其他如凱悅、老爺等好的飯店,平常市場客層就已分散,有許多老客人、忠實客人願意也喜歡來,這些客人是中間商無法拉走的,因此,景氣好時100個客戶能有10%-15%;景氣不好時仍能有5%。若掌握在別人手裡,景氣不好中間商跑掉什麼都賺不到。另外,大陸把沿海的經濟資源都投到一帶一路,往西部發展,而臺灣在中國東邊,不能冀望中國大陸,以我來看短期不會有太大幫助,主要是我們旅館業者應站穩腳步,趁此階段好好練兵,回到企業經營本質。

 

目前全世界大品牌老闆都轉成中國大陸,如錦江國際集團買了Golden Tulip、羅浮宮酒店集團,靜安希爾頓酒店也被買去,因為中央一帶一路關係,要到國外去一定要用國際品牌,若僅以錦江名號,跨到中東、哈薩克、非洲,則什麼都不是,買了國際品牌,國際客都會知道,影響力也會越來越大。除了收購品牌,也投資十億人民幣架構V-hotel,類似Ctrip攜程網,這平臺會比Ctrip更有力,因Ctrip僅有網路,但V-hotel還有錦江實體飯店,且在大陸有一億會員,平臺架構完成就有一億會員,實力將超越Ctrip,加上V-hotel有政府背景,未來發展可期待。中國以面操作,而臺灣則以點操作,10年前我們也想不到Ctrip會變這麼大,是許多大陸年輕人會選擇的平臺,但可以取代的管道很多,也並非每個年輕人都在用,他們的改變很快,因此,臺灣業者如何掌握對岸改變趨勢也很重要。

 

 

張積光/墾丁福華飯店總經理

2017年國內觀光產業受到強烈衝擊,除了政治、年改、一例一休、景氣等因素影響消費市場,媒體擴大渲染,誤導消費者,以致國人於國內旅遊意願下降。另外,國外觀光產業,大力行銷台灣,像是去年11月,日本來台旅客較前年成長13%。以上幾點因素,造成台灣觀光產業不正常發展。而距離、資源及觀光型態不同,國內觀光產業所受到的影響也不平均,北部產業影響不大,衝擊程度從北至南遞增。2018年觀光產業現況改變有限,加上今年為選舉年,國內觀光旅遊趨勢,勢必成為炒作、攻擊的議題,將加深困境。

 

若欲改變產業現況,政府觀光旅遊相關單位,需先清楚整個台灣的觀光產業現況,並非單以北部市場以偏概全,了解現下產業問題,並擬訂因應政策、加以推廣,勿一味宣傳觀光人口破千萬等單一數據,忽視觀光產值下降等事實。政府單位須認清問題,從問題尋求解決方案,並從解決問題改善,例如延續有效推廣國際觀光客。最重要的是積極推動國內觀光旅遊市場,無論是文宣或實質補助,並請產業界共同推動,例如業者與政府對等補助;政府補助1000元,業者即補助1000元等,以刺激並帶動國內旅遊市場。現在不做,勢將後悔不及。

 

 

許玉音/彰化鹿港雙語金牌導遊

隨著全球政經體系之結構性變動,兩岸政經局勢不穩定,臺灣觀光產業,正面臨轉型的壓力及開拓多元市場遊客,與難以預測性的戲劇化演變,無疑地將臺灣觀光發展帶來極大的挑戰。邁向2018年,旅客將從體驗舌尖的幸福滋味,延伸到指尖的網路暢遊,世界大小事,亦隨著AI人工智慧和APP數位科技的進步,旅客現在更能充分掌握全球旅遊資訊,多元豐富的網絡揭開全球瘋科技,旅遊更便利的劃時代。旅遊靈感來自四面八方,更引爆高自主旅遊模式與創意流行亮點,成為旅遊新趨勢,並吸引著全球旅客探索各種新景點與活動賽事,2018年將是主題旅遊永續發展年。

 

綜觀千萬旅客過後的臺灣觀光,建議以下重要關鍵因素供參酌:

一、提升臺灣國際能見度,推廣「文化、生態、樂活、穆斯林」等旅遊元素與建構友善旅遊環境,強化外語旅遊接待品質,以滿足不同市場客群的需求。

二、透過深度主題式體驗遊程,探索MIT台灣創意精品產業的品牌價值,部落客和Youtube網路紅人粉絲網站等行銷方式,提高旅客重遊的意願。

三、旅行業者應順應不同市場需求,推出差異化旅遊產品,區隔特定市場族群,從賣「商品」轉變到「情感」的文化體驗,掌握金字塔頂端的優質目標客層。

 

最後,建議政府應整合運用大數據,關注國際觀光客來臺的消費動向與行動APP移動式消費偏好。調合整體觀光產業鏈的供需平衡,與多開發新南向經濟成長快速的國家,進一步探討並洞察各國消費者行為,滿足遊客實際需求,以掌握觀光行銷策略,優化臺灣的觀光國際競爭魅力,帶來實質經濟效益,看見2018美好的願景。

 

 

陳俊安/前台南市觀光旅遊局長

首先在景氣趨勢方面,入境客源板塊化移動,2016年來臺共1069萬,而2017年約1073萬,兩年人數可說相當。但看其中數據,陸客減少150萬,固然下降幅度減緩,但仍佔35%,可說相當大的衝擊。蔡政府對於東南亞免簽逐國開放,效益顯然相當顯著,東南亞來臺旅遊人數,由2016年的142萬,2017年達到227萬,可說超過原本預期,臺灣入境客源包含遊客、商務、探親等各方面,比去年同期算是勉強鬆了一口氣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若要持續維持成長率,東南亞免簽政策,非僅是一次性補藥,關鍵在於免簽政策只是第一步,後續維持成長的關鍵,在於推動城市航線對接,唯有如此,才能讓東南亞的旅客扎實穩定成長,不斷開發新客源。

 

再者,遊客旅遊型態的改變日益明顯,一個成熟的市場,無論出境或入境,團客比例都將日益下降,散客自由行會逐年上升,陸客總數即使減少,自由行所佔比例仍逐年增加,顯然陸客自由行的市場才是長期經營的基礎。也因此,可以預期以陸客團客為主的旅宿業、旅行社及遊覽車業者,無論有無政治因素,勢必要真實面對,團客市場將日益縮減的事實,才能及早尋找新的出路。此外,對於旅遊市場而言,住宿費和交通費是最大的開支,然而遊客的消費行為也在改變,對許多新興的旅遊族而言,無論國內或出國旅遊,他們追求的不是高檔住宿或舒適的交通運輸消費,他們會預先自主規劃旅遊,目的旅遊行為非常明確,也因此,會降低住宿和交通開銷,選擇更廉價的旅遊方式,將主要花費花在,目的地景點或美食等各項體驗。此種消費行為也透過豐富的網路資訊自主規劃行程,這也進一步壓縮團客市場。此趨勢不會回頭,也就是說傳統旅行社的營運,隨著陸客團客市場的大量減少及新興旅遊消費行為的轉變,將從衰退期進到寒冬期。

 

其次,在市場發展上,2018臺灣觀光市場發展趨勢,旅宿競爭進一步加劇,因為陸客減少180萬,過去以吸收陸團為主的大型旅館,不得不轉向國旅市場進行客源爭奪戰。過去兩年半以來由於陸客市場的減少我們可以發現,大型觀光旅館壓縮到商務旅館,商務旅館壓縮到一般中小型旅館,一般中小型旅館進一步排擠到民宿,造成集體削價競爭。然而,隨著東南亞的免簽政策,以及日韓等國際市場的興起,我們發現東南亞市場開放初期,團客主要由大型飯店吸收,因此,中小型旅宿業不僅面對大型旅館的減價搶國旅市場,更在東南亞市場開放初期無法吸收足夠散客客源,舊的被搶走新的進不來,造成中小型旅館過去這一年來削價競爭情況加劇。

 

再者,原本大家並無預期陸客會降低到此程度,許多新興旅館早就規劃新建,這1-2年才陸續開幕,這些新興旅館正好吸收新的外國旅客,以臺南為例,總體房間數及旅客人次都上升,但中小型旅館住宿率及營業額卻都下降。因此,東南亞新興市場開放,雖挹注大型旅館的客源,初期卻無法幫助中小型旅館,我認為,2018中小型旅宿業還是辛苦的。

 

第三,2018年是智慧旅館管理成為趨勢的重要分界,目前國內已有幾家旅館廠商,嗅到智慧旅館產業鏈的串聯逐漸成熟,包括以智慧門鎖做硬體、控房程式做軟體,整合國內外訂房平臺,讓有心朝智慧化或無人化旅館管理的業者,能夠有一條龍式的解決方案,旅宿業者只要面對單一公司,就可解決智慧旅館軟硬體所需的各項疑難雜症。因此,可預測的是從民宿起步的智慧管理趨勢,將轉到中小型旅館開始採用智慧管理,而旅宿業動力在哪?不外乎解決中小旅館營收降低或人力不足問題。以前只賣桌機軟體,現在開始串聯雲端,如Agoda、Booking、Hotels.com等,一筆訂單進來,各平臺房間數就會扣一間,且會發送訂房密碼、入住須知,這是更成熟的雲端平臺設計,而住宿使用的密碼鎖、電信系統則為硬體設備,由桌機控房系統起步,到雲端控房系統整合電信門把,從軟體整合到硬體,是新旅館一條龍的解決方案。為何業者願意花20到50萬資金,原因在於一年省一人薪資,就可更新旅館系統,就像LED和熱泵投資,後面都可回收。

 

第四個是旅創公司興起。旅遊創新,對於金流系統及傳統旅行社帶來挑戰,許多旅創的遊程規劃,迥異於傳統旅行社思維,也挑戰現有法令。

 

而在產業政策方面,老旅館轉型始終是觀光的基礎政策應持續推動,產業客源板塊移動或新旅館開闢,都在在衝擊傳統中小型旅館。旅館並不容易倒,許多中小型旅館仍以家庭式思維經營,因此,雖不會倒但也不會發展,這些老舊設施及思維經營的中小型旅館,我認為政策上應有效鼓勵旅館自我升級或易主經營,讓老旅館得以重生,此應列為基礎的觀光政策。

 

第二是應加大以北中南東為主的「區域旅遊」套裝行銷,昔日每年佔40%陸客市場,長時間讓臺灣的旅行業者,以為環島旅遊正夯,其實這是以陸客市場為主的思維,然而在國際市場的領域,昔日8天7夜的陸團環島模式,顯然不應是市場主流,公部門應加大區域旅遊的國際品牌形象。

 

第三,政府應突破國際訂房平臺壟斷的困境。如能讓人在臺灣的國家級訂房平臺訂房,搶回10%市場就能有10億,交通可以是公家的、肉品市場可以是公家、果菜市場也可以是公家的,但沒有人在新興觀光產業想到,原來我們也能成為公家的公司,為何我們不認真思考,納入具官股背景的國際訂房平臺,每年至少留下國旅市場的訂房利潤。這不只扶持國內觀光,讓觀光財不外流,更能適度降低旅館業者的負擔。

 

最後,應輔導縣市公車觀光化,強化觀光「下潤理論」。因散客市場增加,然而這些散客需要的是交通無障礙、資訊無障礙、語言無障礙,這就是觀光旅遊的根本,資訊的部分因網站和旅客服務中心的便利,對遊客而言,語言、資訊都不是大問題;問題在於交通,在都會區沒有問題,但觀光若要遍佈全島,我們就不能臺北都是捷運的觀點來思考,我們要想,臺灣大部分的縣市都沒有捷運,散客要靠什麼?以國旅來說,有駕照的年輕人可以用機車,一群人可以租車,但大部分的國際遊客只能依賴大眾運輸,如果大眾運輸工具,僅止於都會區或有捷運的地區,國際觀光客就僅能集中在都會區。若我們期待臺灣能成為觀光島,臺灣的國際之美得以被欣賞,我們就要把國家級的政策放到地方,如何解決國際客自由旅行臺灣,重點不是臺灣好行觀光巴士,那些都不足夠,重點是每個縣市近百條的公車路線,如何重點式的逐步選出現有的觀光路線進行優化,一方面可以搭載當地民眾;一方面又能提供自由行遊客,直接擷取公車資訊,到達他想到的地方。目前我們缺乏公車車體的升級、特別路線的挑選、觀光路線的資訊多語化。我們從彰化要搭公車到鹿港,其實很不好搭,若遊客上彰化公車網站,會有日文或英文嗎?所以,臺灣若要成為國際觀光島,要從國際散客的角度思索,如何從他們進門的那一刻起,到達影片中最美的原鄉,可以交通無障礙,就應把縣市公車觀光化,視為臺灣國家層級的政策,認真出面統合讓各縣市照此模式做,臺灣國際遊客的擴散將超乎想像。 

 

 

黃宗成/國立中興大學創新產業暨國際學院院長

我認為,從景氣來看,觀光發展將會持續成長,所有觀光休閒都跟景氣有關,只要景氣越來越好,就能帶動觀光休閒活動。而目前國內及鄰近的韓、日、東南亞和大陸,是正向成長,年成長約3%~6%,按照這個趨勢來看,未來觀光應能有正向發展。根據遊客人數推估,過去5-10年都成長,若無其他因素影響,我估計未來5-10年也能繼續上去。

 

第二關於市場發展,產品有生命週期,產品推出時從大家都不熟悉到熱賣,再到熱賣潮退燒後大家又沒興趣,比如蛋塔;另外,市場也有生命週期,舉例澳門開始有賭場時遊客多來自香港,再來是日本、臺灣,現在中國改革開放,經濟大幅成長後,後來澳門的主要客戶是中國,雖然近期中國禁奢,也限制國人到澳門,因此,澳門未來也將轉為東南亞其他國家。臺灣觀光市場也有生命週期,臺灣光復後最早的觀光客源是美軍;後來日本經濟起飛,日本人開始來臺灣,到臺北華西街、林森北路,或到花蓮買石頭;現在,則是東北亞的韓國及東南亞國家。而馬英九執政時期,觀光客源多數來自大陸,但對於陸客來臺我們並沒有做更深入分析,到底華北、華中還是何地來臺灣的數量較多,並沒有統計數字。

 

最後是政策面,我認為影響觀光成敗最重要的仍是政策,臺灣幾個影響觀光的政策,如開放出國、大陸探親和開放陸客來臺,其實陳水扁執政後期,就在談通航及開放大陸來臺,而馬英九執政正好開放,以一年約1百多萬的人數持續飆升。政策影響觀光發展甚鉅,但一定要有完整配套。

 

最近最重要的政策是臺灣採取免簽,大陸及海外人士都能來臺,能夠衝高人數,但效益在哪?像泰國就非常聰明,泰國以觀光狀況來評估,若不缺觀光客時,簽證費是1千;需要觀光客時,仍需辦理簽證,但簽證費則為0元。因此,臺灣如能善用這彈性政策,東南亞簽證費為0時,則要求他們買臺灣團,參加優質行程,這時就可帶動臺灣觀光水準及薪資行情。從這一點反思,我們對大陸胡亂開放,量雖然衝得很高,但服務卻沒品質,市場也被大陸一條龍壟斷,因此,有好的政策和配套非常重要。

 

另外,是國際招商部分,我認為,觀光產業沒有理由臺灣關起門悶頭苦幹,商業觀光模式在海外發展得很成熟,而我們是否到海外招商?找國外知名主題樂園、飯店等業者到臺灣投資,如能有環球影城、迪士尼或國際星級飯店,外國旅客聽到有這些國際知名品牌進駐,就會想來臺灣,但我們的觀光在最近這幾十年間的國際招商卻是空白的。再者,我們的國際觀光業務都在臺灣,並沒到國外跑業務,我們都靠別人配合,自己賺辛苦錢。觀光局在海外13個據點,到底這些據點只是為設立而設立,還是真的可以成為企業界助力,讓業界能有聯合代表在國外跑觀光業務,雖然我們參加海外旅展屢有收穫,但難道我們一年就做那一次嗎?若能利用國家駐外代表處推動國際觀光業務,與國外觀光接軌,對我們應能有更好的幫助。

 

 

劉喜臨/國立高雄餐旅大學副校長

2018年是觀光發展重要關鍵,可從現象的釐析,產生行動的策略。我個人將之分為三大面向來看。

第一、把握市場的黃金結構,做一全方位的行銷突破。

因2017年陸客大量縮減,但佔來台人次1,074萬的25%,這就是很好的黃金比例,也就是每個市場都不超過來台人次30%的比例。如何在現有來客中,不管是增加現有來台團客的質,或是自由行能擴及台灣各產業,這些都是值得努力的方向。針對日韓及南向都各佔25%,最大希望未來在歐美紐澳這些長程線也能佔到25%,達到四分天下的來客結構。當然,這須針對不同市場給予行銷的突破。有關日韓,過去透過追星已達一定效果,未來如何在深度旅遊及文化層面,符合日韓市場的穩定成長,對南向部分,目前仍處量的部分,如何擴大其對台的理解,當然量仍是重點,雖然他們來台消費仍比不上陸客,但長遠來看仍有一定效能。主要是在長線部分,以往都是針對銀髮族及背包客為重點,未來應擴大並改成產品化,而非只是純粹的品牌宣傳。未來,全方位的行銷突破應是一大重點。

 

在此,人數不是台灣未來要特別在意的,但產值一定要掛帥。數量的確能讓不同產業繼續生存,但我們仍應關注幾大重要KPI關鍵指標,包括來台旅客每人每日消費的消費提升、滿意度增加、重遊率提升等。如要達成,雖與現有趨勢有所牴觸,卻不得不做。因此,建議觀光局在此區塊能有更具體的措施達成相關目標。此外,如何增加跨業結盟,智慧觀光的導入,這對觀光產業從業人員都是相當重要的事。最後則是,全面性的整合。台灣觀光的品牌如何在全球開展,需透過相關部會合作,應以更高格局及角度加以操作,將台灣整體形象露出,而非只是台灣觀光的部分。

 

第二、掌握並面對時代趨勢。

重點是如何快速突破現有法規沉疴,政府要面對業者真正問題所在,觀光政策需與時俱進,不能關在冷氣房做相關政策,跟業者背道而馳,甚至應讓業者有足夠獲利空間。之前觀光局針對旅宿業法規修正、新型旅行業內容提升,這些都是值得肯定,但仍有許多檢討空間,可分五面向:

(1)    旅行業者升級。

如何鼓勵旅行業者,不管是透過企業聯盟、合資或共同開發市場的概念加以推動,讓消費者對於國外的旅行業者具有品牌的效能,這是一大重點。

(2)    旅宿業應採取創新作為。

因共享經濟的進入,包括日租套房、Airbnb等都是無法擋的趨勢,如何透過新的修法能納管,讓他們進入合法的管道,大家在公平的狀況下競爭,這也是所有旅宿期盼及希望的。

(3)    針對遊樂業者採取拓源的策略。

現有的遊樂業都是在國民旅遊市場競爭,有無辦法拓及國際市場的競爭,增加外來市場及消費者的量。假如仍以國民旅遊、學生的畢業旅行等為主要客源,就會跟學校一樣因少子化客源減少,只能透過殺價競爭,此非大家樂見的狀況。

(4)    跟周邊產業的連結與合作。

觀光是一個平台與載具,像是如何透過醫療、農業、療癒觀光等,與周邊產業連結,讓觀光產品多樣化,也是值得加以推動的。

(5)    縣市政府對自己資源的解構,以及在地化優勢的建構。

我發現,縣市政府對於自身的資源與優勢並不了解,或政治影響、首長喜好,而產生的環境或設施,只做為短期觀光產業的露出,因對永續觀光而言,應了解周邊的旅遊目的地、競爭對手間的關係,或是擴大場域到全區域的概念做為思維,真正找出該縣市本身的在地化特色及優勢,透過相關通路加以行銷宣傳,將縣市特色凸顯才是重點。

 

第三、台灣觀光須有一定高度,需心繫永續發展,重點在創意人才提升。

可分三部分來看。

(1)    台灣仍需觀光智庫的建構。

不管是從政府或產業,都應有客觀且中立的分析,支撐其政策及產業發展,商業及其他產業都有這樣的智庫,而台灣觀光並沒有將此區塊做得很清楚,以學校立場,我們很希望能協助政府或觀光產業,擔任明確智庫角色。

(2)    台灣觀光必須走出去,而非只在自己的內需市場。

國際觀跟企業腦人才的培育就非常重要。從學校端,應更讓現有觀光科系同學走進國際,盡量開闢國際課程、引進外來師資或交流學生,讓台灣觀光產業的新一代,具有強大的國際視野,而非只看國內的產業或機構。具有國際觀的學生,也更能具象的看待產業內容。

(3)    產業適性的問題。

需從教育端全面思考,雖觀光是顯學,九成大專院校有觀光科系,但畢業後學生投入觀光產業的並不多,原因在於學生對產業特質及環境認知不足,這需學校開始,讓學生對產業能有更深一層的認識。從微觀的環境,到宏觀的教育層面或永續觀光層面,我們希望看到整個台灣觀光的發展,不只在2018,甚至2038、2058至2118的觀光發展目標,這才是從2018年觀光發展應該具備的思維。# 2018.01.17.

創作者介紹

臺灣觀光論壇 Taiwan Tourism Forum

觀光論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