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臺灣觀光與觀宏專案】

引言:

去年12月,台灣發生史上最大觀光客跳機事件,152位使用「觀宏專案」入境的越南團體旅客集體脫團... 

 

自2015年11月實施的「東南亞優質團旅客簽證便捷措施」(觀宏專案),在2016年6月配合新南向,進一步擴大適用國家,並簡化申請流程,希望藉此提高東南亞來臺人數、增加觀光收益,並解決旅遊上的阻礙。而至2018年11月止,透過「觀宏」來臺的旅客,總數達22萬5702人,行蹤不明累計有504人(含本次152位),其中越南籍就有409人,佔81%。 

 

有鑑於「觀宏專案」將牽動新南向觀光市場的效益,行政院還特別召開檢討會議,不論是就越南組團社將從嚴過濾,組團社必須負連帶保證,刪除台灣旅行社推薦,審查回程機票訂位,脫團限2小時內通報等面向..得出許多具體改革計畫,但「觀宏專案」還是遭到許多反對者的質疑聲浪..雙方不斷在國門洞開及因噎廢食間爭執不休各持己見,為此,我們特別把【觀宏專案】選為99期論壇主題,希望藉由論壇意見領袖的專業分享,提供大家更多面向思考,進而凝聚大家的共識! 論壇召集人吳明駿

 台北101(煙火景)  

(記者吳明駿、孫于茜、楊雅琪採訪整理/林淳寬攝影)

 

論述統整 (按姓氏排列)

1.

從陸客團到新南向 台灣觀光沒學到的教訓

(吳政和/靜宜大學觀光系教授)

2.

源頭把關 重罰跳機者雇主和接應人是上策

(楊琮霖/金龍永盛旅行社總經理)

3.

分享組團社零脫逃審核機制 不必因噎廢食

(郭裕家/宏祥旅行社董事長)

4.

組團社浮濫良莠不齊 人蛇集團有機可乘

(劉喜臨/國立高雄餐旅大學副校長)

5.

除檢討防弊究責外 更須尊重市場良性管理

(賴子敬/高餐旅運管理系助理教授)

 

 

論述全文 (按姓氏排列)

從陸客團到新南向 台灣觀光沒學到的教訓

(吳政和/靜宜大學觀光系教授)

越南團逃脫事件,至今都還未落幕,就法律面而言,我個人認為不可思議,不僅目前尚未落幕,且回籠的人數居然這麼少,不要說是國安層面的疏漏,連基本的法律層面都有很大的問題。

 

首先,當時在推動新南向政策時,就有許多人曾建議在國安及犯罪治安等問題上應有所防制,這是每個國家在面對開放時,最基本應有的安全意識。令人訝異的是,在這事件發生前,竟然完全無法掌握;事件後也毫無頭緒,或許有哪些事情不能講、無法公開,這部分我們暫時不予評論,但在事前有這麼多專家學者提供建議時,為何不在國家安全防治上做足準備。

 

其次,其實這些人本不應該到臺灣觀光,卻從事這樣的觀光活動時,這些成員的背景,難道在觀宏專案執行的過程中,我們沒有任何事先了解的辦法嗎?我們操作陸客團時,也累積這麼多經驗,難道操作新南向時,從當地組團社到我們的地接社,在過程中都沒有辦法處理嗎?

 

第三,我認為事發之後,馬上要處罰旅行社,我認為對旅行社的同業並不公平,不應該一竿子懲罰這些守法的旅行社,此事件是因事前的防範不週延,如今因為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,卻讓其他旅行社負起連帶責任。第四,當時我們漸進式開放兩岸交流時,已累積很多經驗,為何還是不能防範這類情事,要培養一個新的市場我絕對支持,但培養的方法和細膩度值得我們好好檢討,且對於組團社不僅要考核,還要持續滾動式檢討。

 

第五,新南向國家有許多曾在臺灣讀書的人,回國後開設旅行社或在旅行社工作,這些族群對臺灣都有情感,也都友好且有重遊意願,這些旅行社我們都可以去接洽。最後,在臺灣已取得中華民國國籍的新南向族群,有許多待在臺灣的旅遊業工作,這些族群有沒有盤點?這都是我們可以爭取的,這時候的小眾才是我們能夠獲利的來源。

 

不管是觀宏專案或是往上的新南向政策,都與睦鄰政策有關,世界各國發展觀光除了歷史因素外,地理因素的鄰近率,一定直接影響觀光。而我們周遭航程4小時以內的鄰近國,包含日韓、中國大陸、東南亞,本來就是我們的鄰近市場,因此,如今有新南向政策是可以理解的,但重點是政策之中的作法。

 

這十年間其實變化很大,不論金磚幾國、亞洲幾小龍,到現在的東協十國,在在顯示東南亞經濟體逐漸起飛,當他們經濟體起來之後,有人在研究他們的民生消費,但是否有專責單位研究他們的觀光進出口市場?Inbound絕對沒有問題,比方我們去越南的觀光人數一直在成長,起初商務客是常態、觀光客是偶發,但這些商務菁英去久了,他們可以傳出口碑或招待親友去觀光,久而久之就會有市場效益。我認為,不論觀宏專案、新南向市場或是其他觀光政策,我們都應到在地,扎扎實實的研究Outbound市場的可行性,以及可能帶來的效益。

 

我在學界就有幾位新南向學生,在他們的國家開旅行社,他們並非華僑,但剛好在這個時機做到了新南向的Inbound生意,但有學生表示他不願意做Outbound,因為這塊市場尚未成熟,這是我在學界聽到的消息。其實,因為新南向的起飛發達,金字塔上半部的商務族群消費力也很驚人,這些族群值得我們去開發,這也才是對市場效益真正有影響力的族群。

 

從教育的角度來看,我認為我們現在在做的都是單向操作,比方透過教育吸收新南向的學生來就讀,以解決教育界少子化的問題,但卻沒有看到我們積極進行觀光學術交流,觀光學術交流不僅是到當地推廣觀光學術,更推廣臺灣的觀光環境,當我們與當地的教師交流,他們也能透過口述推廣臺灣觀光,我認為,將經費補助在這上面才是值得的。從觀光、教育輸出,雙管齊下,才能相得益彰。#

 

 

源頭把關 重罰跳機者雇主和接應人是上策

(楊琮霖/金龍永盛旅行社總經理)

這次越南團逃脫事件,越南當地旅行社該大多都知道會有跳機情事,當地部分旅行社在出團前也會收取約1500元美金作為保證金或利潤,避免跳機等情形,這項保證金如何運用,或臺灣旅行社是否也有從中得到利潤,這方面不得而知;但臺灣旅行社大多應該不知道,將之視為一般團體客操作。但是否有人事先知道而做這方面的配合,這我不敢斷言。但我認為,發生這樣的事件,對越南當地影響也很大,旅行社也受到政府的罰則及限制其後的出團,甚至負責人也有被拘留接受調查等等;對越南當地居民而言,也覺得滿丟臉的,就類似我們早期跳機美國的情形相同,過去每次的越南團有1-2個跳機在所難免,但這次人數這麼多是真的比較誇張。

 

政府推新南向政策,有一部分也須靠旅行社幫忙接團、推廣,但回過頭來又要對旅行社作出一些處罰,我個人覺得滿怪的。大部分旅行社真的是認真規矩,只是想做生意,也配合政府推動這方面的觀光,我們也不願意有跳機的情形發生,也沒有辦法事先掌握客人是否會有這樣的行為。觀宏專案無非希望吸引新南向的觀光客來臺觀光,雖有人蛇集團等不肖份子覬覦,但就算沒有這個管道,他們也能透過其他辦法引進非法移工,如今此次事件卻讓旅行社成為代罪羔羊。

 

新南向幾個國家看起來,越南的風險較大,因為越南薪資落差較大,且臺灣也有許多越南移工,加上許多越南的配偶在臺灣,他們來臺灣應該都已事先將住所安排妥當了,雖旅行社也須負一些責任,但要將全責都推給臺灣旅行社,有點不合理。新南向各國都有臺灣的辦事處,或許組團社事先收取的保證金也可先押在辦事處,或臺灣這邊制定法律重罰跳機者、非法雇主和接應人,從兩端的源頭把關,才是上策。

 

我認為政府目前推動此政策都僅要求「量」,當然,「質」的方面我們目前可能也做不到;但坦白講,越南現在的經濟也比以前好,有錢出國玩、高消費力的人可以跑歐美或日本,但臺灣也無非是個好的選擇。目前衝量可能只是個過程,但若都以低價團操作,他們來臺也不消費,雖達到量的目的,卻沒有吸收到越南較高端的客人。其實對高消費力的越南觀光客而言,就算沒有觀宏專案,維持原有的簽證方式,只要他們願意,也會到臺灣來觀光;因觀宏專案的便利性,反而增加跳機率。

 

觀宏專案對新南向觀光市場效益,我認為就「量」而言絕對有幫助,也增加了新南向來臺的方便度,但卻無法控制組團社及地接社,面對市場競爭而產生的低價策略,這反而大大降低了質量。臺灣其實沒有必要玩得這麼低端,大家玩的都是低價團,低價團品質不佳、消費力也有限,吸引這些客層進臺灣來以低價團模式觀光,他們會對臺灣有什麼好印象嗎?這點值得懷疑。

 

市場有市場的機制,很難真正做好配套,以前接陸團時,觀光局和移民署就有要求兩地旅行社要簽約,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,坦白講也很難有什麼成效。若要操作高價團,可透過稽核等方式,導向真正落實優質的住宿及遊程。

 

觀宏專案執行也執行好一段時間了,政府仍一直著重在入境觀光客的數字上,如何從量導向質,是我們應共同思考的課題。我認為,觀宏專案的旅行社應專門操作優質團,可透過查核等方式檢視地接社銷售的遊程內容及價格,若屬低價、品質不佳之遊程,即將該旅行社從名單中剔除。

 

目前不論組團社或地接社都有審核的機制,既然有資格審核機制,除了對外推廣行銷之外,也應稽核組團社所賣的產品,若低於某種價格或組團來臺教人數達多少人就取消其資格。若不做好這些配套,讓其他珍惜自己羽毛、遵守觀宏專案規則的旅行社,反而因此事件受池魚之殃,反而不是好事。#

 

 

 

分享組團社零脫逃審核機制 不必因噎廢食

(郭裕家/宏祥旅行社董事長)

我們旅行社已接待越南觀光客多年,近年也受惠於觀宏專案,每年都接待約1萬人以上,一般人都認為越南人很容易偷跑,但這並不適用於我們公司,其實,目前接待越南觀光客的業者,偷跑的現象也不多。

 

站在反對者的立場而言,他們會希望取消觀宏專案、取消新南向政策,甚至也有希望政府開放大陸市場、接受九二共識等聲音,或多或少都有政治鬥爭的問題存在。但我認為,政府既然已推新南向政策,觀宏專案也必須執行,電子簽證突然因為這次事件而把它停掉,這是非常不聰明的作法。做任何事都一定會有缺失,我們應該要針對這些缺失改善。

 

現在每年越南來臺的人數已有50萬,等於是整個東協國家之最,政府一定需要這塊市場,因此,我們不應該因為有一些瑕疵,就用最粗魯的方式禁止,我認為這是非常不好的做法,像我們這樣沒有越南人逃脫的旅行社,不就遭受池魚之殃了嗎?我認為應究責逃跑的人,而非因少數人犯錯就處罰多數守法的人。

 

這一次的逃脫事件,很明顯是這些越南組團社有問題,他們一定在賺這種錢,但並不代表所有越南組團社都有問題。要解決這一項問題,我認為針對越南組團社的審核,一定要嚴格,應檢討目前外交部及觀光局掌握的組團社資料,若是第一次送審或有不良記錄者,一定要加強審核。再者,必須請越南組團社落實當地旅客的基本條件審核。我認為,只要落實以上兩種審核機制,我不認為會有人偷跑,就算有人偷跑也是極少數的個案。

 

針對組團社的審核,須靠外交部駐越南單位、航空空司和越南旅行公會執行;而組團社應如何審核旅客基本資料,以我們合作的組團社為例,首先一定會檢查他們的戶口名簿,除了檢查資料外,也因越南某些省份的人偷跑的比例較高,可以有所提醒,這些其實政府都可以透過數據作分析;第二則是確認有無結婚,若她今天帶著老公和小孩來臺灣旅遊,逃跑的機率就不高,若經審查發現,她是自己一個人,且來自較易偷跑的省份,過去也從未去過任何一個國家,或只去一些免簽證國家,這樣的身分就屬高危險群,必須嚴格審核。

 

第三是審查他是否有工作,若任職於商譽較高的公司,當然就不是高危險群;第四是審查他的職業,若他在越南當地是老闆,不論規模大小,逃跑機率都較低;第五若是學生就審查他的學生證,就學中的學生也較不可能逃跑;若是退休的老年人,就審查他的退休證件(如臺北的老人證)。

 

透過這樣的審核機制,就能大大降低逃跑的機率。若真的審查到有嫌疑的高危險群,組團社可以對這些人收取保證金,若他們真的逃跑,這些錢就可以作為賠償臺灣政府或其他單位之用。這些審核機制也是我們目前針對組團社在做的流程,有了這樣縝密的機制,就不會有人跑,也建議政府可以參考。

 

如今,越南人來臺觀光牽涉許多產業,政府突然將它切斷,造成許多問題的產生,最嚴重的狀況是,讓越南當地許多大型旅行社對臺灣觀光市場的不信任、失去信心,當人與人之間產生不信任時,未來要從頭來過會更加困難。好不容易我們一點一滴打拼而慢慢形成的市場,卻被一刀砍斷,實在是痛心疾首,希望政府不要受輿論左右,必須提出較健康的政策作為,不要因為這次事件,就將所有的努力完全推翻。

 

任何想要發展觀光的國家,都是無所不用其極的想辦法將簽證簡化,甚至於免簽證;像是菲律賓,本來政府也是用觀宏專案,現在則改為免簽。從要簽證到觀宏專案到免簽證,以菲律賓而言客人真的是多很多,就像我們要去日本一樣,買一張機票就可以去了,便利性和其帶來的效益可想而知。當然,外交部考量的是國家安全。

 

因為有這些新市場的開發,才能對為臺灣觀光帶來更大的效益,這絕對是無庸置疑的,政府只要針對有疑慮的國家,用我上述提到的審查機制審核,就能減少問題的產生。我個人認為一定要將停掉的電子簽證再開放,否則可能產生寒蟬效應,讓其他國家如印尼,可能會有所疑慮,雖然他們目前來臺人數較少,但仍可能因此再受到影響。#

 

 

 

組團社浮濫良莠不齊 人蛇集團有機可乘

(劉喜臨/國立高雄餐旅大學副校長)

越南團逃脫事件,我個人的看法是,此次事件為有徵兆,但沒積極管理的個案。觀宏專案的目的,就是為擴大東南亞來臺觀光的人數、提高觀光收益,並解決旅遊上的阻礙,因以往東南亞來臺,簽證的取得較為困難。我認為,一個政策的推動必須要時時接收反饋,了解在執行的過程中有沒有任何的問題。照理說這樣的逃脫事件不應該發生,顯然有相關集團在做操作,這方面我們就不去臆測;但從政策推動的角度來看,推動政策的這些年,越南逾期滯留的人數較多,我們應該思考,這一個制度或目的地在操作上有沒有問題,當有這樣的預警出現,卻沒有做後續的處理,這才是讓不肖份子有機可乘的漏洞。未來能否對一些徵兆的發生,給予有效的處理,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

對觀宏專案操作執行方式,我個人從以前就反對不斷擴大組團社的數量,我們從以往操作大陸市場就可以發現,當組團社數量較多,在管理成本及管理制度上,就會產生一些問題及漏洞。既然這是一個開放且有管制性的專案,每一個目的地市場的組團數其實不宜過多。當然國內可能會有一些聲浪,是因臺灣地接社認為他們當地的友好旅行社不在名單內,但就此次事件來看,旅行社認為他們沒有相關的責任,那就不應該要求政府大量開放組團社,這是大家互相要體諒的部分;假如今天你要求你的友好組團社要在名單內,那你當然就要負起相關的責任。我想,組團社過多是造成此次事件的問題之一,我認為不應關閉,而是應該適度的縮減目的地市場組團社的數量。

 

觀宏專案對新市場開發優勢,我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,人是進來了,但要如何把消費提升讓錢能夠進來?我認為這還是要回到臺灣本身,提供什麼樣的產品,包括旅遊產品、住宿產品、紀念品和伴手禮,是否能夠吸引東南亞市場的旅客想把錢留在臺灣。我們不能去評論東南亞市場的生活水平、GDP比臺灣低,只要他們在旅遊的過程中有得到良好的體驗,並不會因為GDP的多寡影響消費意願,至少他今天想要出國旅遊,腦海中就會有既定的預算了。

 

對於觀宏專案的市場開發,從產品面可以再做更大的突破,比方我們開放來臺學習華語,而臺灣美食遠近馳名,是否在餐飲及烘焙的簽證開放上,是否也能提升其便利性,或家長停留時間,如此一來,他們在烘焙及餐飲的學習也就能再導入民間的力量。不僅是餐飲烘焙,臺灣的旅宿管理也受到亞洲地區的重視,有許多臺灣的旅宿業人才,不斷被大陸或其他國家挖角,證明臺灣在這方面的軟實力培訓絕對足夠,這方面的市場開發可以再多做努力。

 

而針對觀宏專案外的新市場開發應有的配套,我還是必須回到觀光發展非常重要的概念,在研究分析和市場趨勢上,業者投入的並不多,但這並不能怪業者,畢竟這也需要成本;因此,政府就應在這方面提供更多的力量,提供旅遊業或旅宿業,更多有關亞洲市場的分析趨勢,讓業者能有所遵循,使他們對於市場的掌握及對於產品的包裝上能有利基。#

 

 

 

除檢討防弊究責外 更須尊重市場良性管理

(賴子敬/高餐旅運管理系助理教授)

2018年12月底發生越南入境觀光團體旅客152人脫團事件,引起臺灣與越南兩國高度關注。目前東南亞國家中以越南、印尼、柬埔寨、寮國、緬甸、印度等國,均可用觀宏專案方式申請團體簽證來臺觀光,其餘馬來西亞、新加坡、菲律賓、泰國均可利用免簽證入境臺灣。政府為加速推動國際旅客來臺觀光,早自於2015年11月起便開始實施「東南亞優質團旅客簽證便捷措施」(觀宏專案),並於2016年6月配合「新南向政策」,進一步擴大適用國家並簡化申請流程,自2015年11月至2018年11月止,透過觀宏專案申請簽證來臺的旅客,共達22萬5702人。自觀宏專案開辦至2018年12月止,行蹤不明人數累計504人(含本次152位),其中越南籍計409人,佔81.15%。

 

此次重大事件,究竟是人蛇集團利用觀宏專案作業之漏洞所致?還是受委託送件社與人蛇集團之合謀?或是越南組團社以及臺灣組團社事前知情或是不知情?是單純個案,還是集團性犯案?個人認為政府相關應儘速查明後,公佈案情與未來政策作法,一來釐清問題之所在;二來提出有效解決與防杜方案;三來讓所有合法且認真執行,新南向國家來臺觀光的臺灣與越南旅行業者能有所遵循;第四明白確認並宣示觀宏專案未來方向。

 

產官學界已經針對該事件提出相當多的建議與心聲,政府部門也積極處理中,個人就此事提出以下簡單之意見:

一、   嚴審組團社資格:針對組團社適用觀宏專案簽證之資格與條件重新審視與訂定,而審查作業應交由交通

部觀光局配合外交部駐外館處共同審訂,並逐年對組團社資格進行考核。

二、   精進觀宏專案作業:思考觀宏專案送件審查作業過程,對其程序、表件與時效性提出精進作法。

三、   尊重市場良性管理:觀宏專案國家與陸客來臺觀光是不一樣的國情與屬性,不宜也不應將接待陸客來臺

觀光團體管制作法,套用在新南向國家來臺觀光旅客上,恐不利國際觀感並導致負面效應。

 

新南向政策推動將近2年,透過觀宏專案與免簽證之作法,確實帶動新南向國家旅客來臺觀光旅遊熱潮。此次越南籍旅客集體脫團事件,政府單位責無旁貸。但反思新南向國家來臺觀光市場,許多臺灣地接社還是普遍利用壓低價錢作法,以爭取更多團體,再從購物端抽取佣金作為利潤貼補,甚至於動腦筋到觀宏專案上,利用簽證的巧門謀取利益,種種作法不但嚴重破壞,原來長期經營新南向市場業者的生機,更影響新南向國家對臺灣觀光的印象與口碑。因此,除了脫逃事件外,為使臺灣觀光正向與永續發展,主管機關應該審慎檢討與防治低價與惡性競爭所帶來的負面效益,健全臺灣觀光產業發展。

 

臺灣入境觀光旅遊發展,不能只依賴或針對單一市場,面對亞洲區域各國在目的地旅遊市場的激烈競爭,從政府職能與產業發展的角度來說,站在觀光局的立場或觀光產業的思維,應該要全面迎接國際旅客來臺觀光,不能將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內,才能填補在兩岸或世界局勢急遽變動下,所可能引發觀光交流的缺口。#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觀光論壇 的頭像
觀光論壇

臺灣觀光論壇 Taiwan Tourism Forum

觀光論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30) 人氣()